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峰的博客

缘由心生随遇而安,身无挂碍万事皆缘

 
 
 

日志

 
 
关于我

无知,无谓,无奈,无耻,无聊,无心,无缘,无害,无力,无语,无赖,无望,无名,无辜,无钱,无无......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国画家:周宇光〖自言自语的絮叼〗  

2014-10-09 22:43:28|  分类: 国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
周宇光的个性。在博客上经常能自言自语的思考或者是絮叼,比如什么“我呆在明代的小村庄里看花开花不落,听水流狗不叫,看房塌人已老。革命尚未成功,青年都跑了。”什么“艺术是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了,我就不玩了。”什么“今天的自在快活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奴才生活而已”。在一笑之余,你可以说他有点愤青状,有些遗老态,也可以说他有些哲人心。不管怎地,他总是有些不合时流的性情和风雅在心里。所以才有他站在地上用棍子在宣纸上画画的场景,有他在景德镇在瓷瓶、瓷板上大画“春宫画”的痛快,有他在报纸上大画美女图的淋漓,有他辞职当自由人的勇气,也有他画“不正经的艺术”的担当。。。。

国画家:周宇光〖自言自语的絮叼〗 - 石墨閣 - 石墨閣
 
国画家:周宇光〖自言自语的絮叼〗 - 石墨閣 - 石墨閣

国画家:周宇光〖自言自语的絮叼〗 - 石墨閣 - 石墨閣

 国画家:周宇光〖自言自语的絮叼〗

文/一挥 編辑/雨浓

认真看周宇光的作品,有种晕眩感。闭上眼,那些鲜艳的色彩、飞奔的线条,香艳的女人体、不真实的戏曲人物交叠杂揉在一起,似真似幻,有如梦境。睁开眼再一品味,连咂舌头,才知道周宇光为来访者端上的是道道湘菜,香辣生猛,辣椒是主要佐料。对胃口的人会连呼过瘾,而不对胃口的人会避而远之。

周宇光生于江西南昌,并长期在此厮守。有些释然。民间有一句话:江西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四川人怕不辣。身为江西人的周宇光画些让人伸舌头、喘粗气、口里享福、身体受罪的香辣作品,非常自然。要不然很难解释,身材略显单薄的周宇光缘何会创作出这么多超重口味的作品。

周宇光的重口味首先体现在形式上,如同湘菜,首先是视觉上的刺激。欣赏他的作品,看到的就是他近期的美女图,有戏称为“春宫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今天这个露点和艳照此起彼伏的娱乐社会,画画光身子的女人,表现一下人性的原初欲望,早已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事了。但这些作品还是调动了我观看的欲望。那些原本在《金瓶梅》中被细笔勾勒的香艳场景如今被周宇光用粗笔浓墨大写意画出,少了几分精致,但多了几分热烈;少了几分遮掩,多了几分坦荡。尤其这些尤物被周宇光画在瓷器上,更是千姿百媚,香艳不可方物。这样的作品本是雅士私藏,不适于置于公众面前的,但周宇光不管这些,只管端出来。想想,又有什么呢?日本艺术浮士绘中此类春宫图如今早已成为经典,我们又何必非要遮遮掩掩呢?

从周宇光近期的作品回看他2010年直到2007年的作品后,我才觉得,绝不能被周宇光的香艳作品所蒙蔽。除那些“春宫画”外,周宇光的戏曲人物、达摩、罗汉,包括偶现峥嵘的现代人物小像和山水也都是容貌俏丽,大可一观的。周宇光作品的重口味并不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姿态和制作,而是有其内在的发展脉络和缘由的。

其一是他的个性。在博客上经常能看到他那些自言自语的思考或者是絮叼,比如什么“我呆在明代的小村庄里看花开花不落,听水流狗不叫,看房塌人已老。革命尚未成功,青年都跑了。”什么“艺术是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了,我就不玩了。”什么“今天的自在快活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奴才生活而已”。在一笑之余,你可以说他有点愤青状,有些遗老态,也可以说他有些哲人心。不管怎地,他总是有些不合时流的性情和风雅在心里。所以才有他站在地上用棍子在宣纸上画画的场景,有他在景德镇在瓷瓶、瓷板上大画“春宫画”的痛快,有他在报纸上大画美女图的淋漓,有他辞职当自由人的勇气,也有他画“不正经的艺术”的担当。

其二是他的师承。周宇光的画并不是什么独创和灵机的产物,他其实是有传统和师承的。从小写字画画,也受过专业学院美术教育。但让他的艺术淬火的是在关键的年龄年键的时候遇到了朱振庚先生并成为他的弟子。这一点对于周宇光绘画的发展可以说具有转折性意义。之前,是懵懂学童;之后,是得道沙弥(本想写得道高僧,一想不行,过了,还是小沙弥吧。)。朱振庚先生不流时俗的耿介风骨和艺术创作给周宇光更多的是意识的引领和人格的浸淫。所以在周宇光早期的戏典人物作品中,朱振庚先生作品的格局和气象时时呈现,人物的面具化和线条的满纸飞奔都是一种朱氏的繁式构成,作为学生这是一种自然的吸收和消化。但是到了2010年后,周宇光的达摩、罗汉、戏曲人物包括人体开始由繁入简,短线条的跳跃变成了长线条的波折,来自于朱振庚先生外在的束缚开始挣脱,内在的冲动和激情开始发挥作用,他试图化茧为蝶,化没化得成,现在还不好说。但显然这种努力也是明显的。

写到这里,发现关于周宇光的画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分析。也罢,他不是说,绘画最妙处正是在无可言说处。我也赞成那种内心的感知,就把这当作一种朋友间的问候和聊天吧。

忽然又想起禅宗公案中那个老和尚背年轻女子过河的故事。老和尚过河就放下了女人,小和尚却念念不忘。能否放下,其实全在于个人内心,与他人又有什么相干?这个不用送给周宇光,但可以送给自己。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